示例二:结构布局
2019-09-18 18:33:38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
什么是结构布局?就像修建园林一样,有轻就有重、有紧就有疏、有突出就有遮挡、有奔放就有约束,应整体的需求,各自组合,协调而充满生机,统一而进退有据。

结构布局,某些时候,就是有序的自然。客观的是自然,抽象的也是自然。

“思”字心字底简写,是让“思”字有向前的行为趋势,“田”字部笔画厚重一些,说明“思”字向前的趋势是有一定计划的不是乱来的。“心”字的第一笔厚重,是不想整体字势一开始都轻浮化。

“想”是紧随其后的,所以“心”字底一样追随向前,但向前趋势不能过当,所以“相”字部并没有倾斜,为了整个字稳重,“相”字部分笔画都厚重一些,体现扶正之感。

鉴于前面“思想”二字相对突出,所以“的”要写小以避讳。“的”字笔画简单,小写其实刚合适。“思想”二字突出且趋势向前,所以后面“的”字为了整个局势的稳定必须要间隔稍远(但不能脱离前字的影响范围),造成有“后拉”之势的现象以求稳重。

“光”字在“的”字之后,因“的”字已写小了,如果“光”字再写小就会导致前面“思想”两字向前的趋势无法约束,所以“光”字写大些,并因要拖住前面的“前奔”趋势,所以“光”字要稳得明显,字态也要显得不可移动。

因“光“字不可移动且字态较大,所以“芒”字稍远以避免受干扰。又因“思想”向左方的前奔之势,所以“芒”字向右方背望,既与左方有呼应平衡之势,又帮助了“光”字加速约束整个局势。

为了整体的布局紧凑,所以“为爱而生”四字提行写,不跟在“思想的光芒”后写下去。

之所以“为”字写在“想”字右下方,是因为“思想”两字字势大,需要避让。“想”的心字底是波浪形的,刚好有合适的间距可以写字。“思想的光芒”五字整体略有向左上方腾空趋势,所以“为”要含蓄稳重,造成下拉之势稳住整体。又因表现空间有限,所以简写不繁写。

“爱”字是为呼应“为”字,所以有背望之势。因其笔画繁多,所以表现空间可以略大些,刚好上方的“的”字小写,合适。

“而”字间隔较远,因“爱”字左看的笔画洒脱,波及影响的范围比较广。“而”字的最后一竖没有收敛,是因为收敛后这里的空间会有些显得松散,着重表现相对更好些。

“生”字背向“而”字,呼应了“芒”字的右望之势,又避免了“为爱而”三字造成的下拉之势表现过于,所以有上升“拉”的意味。

整篇字没有明显浮动不稳的现象,那后续的裁剪或装裱是就只需考虑整篇作品的表现空间。表现空间太小,会有压抑不正常的疑惑感;太大又会显得作品有些虚空。

如果整篇字有明显的浮动趋势,裁剪或者装裱空间时可以适当修正,这是后续作品修缮的一部分。

载体种类、色泽,后续裁剪装表,存放位置的采光和人文环境等都会影响作品的观感,追求完美者可适当考虑。

以上仅是一家之言,只谈我当初书写时考虑的情况,提供大家一个视点,仅供参考自修。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
幸运飞艇官网 秒速时时彩 幸运飞艇官网 快乐赛车官网 上海时时乐 欢乐生肖 三分PK拾平台 PK10牛牛 欢乐生肖 吉林快3